胥朝起温朝夕 胥朝起温朝夕完结版在线阅读

胥朝起温朝夕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胥朝起温朝夕的小说叫《胥朝起温朝夕》,本小说的作者是云霄YX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胥朝起死后又活过来了,只是他死的时间有点久,死了万年。当年与他一起在金丹奋斗的竹马师兄摇身一变成了修真界食物链的顶端。不用说,师兄年龄大了,成了别人景仰的老祖,也意味着人有钱了。年轻时,他们为了一把玄品兵器来回奔波。后来,他躺在他师兄怀里,徒子徒孙一供奉,就是天阶兵器。年轻时,他醉着对他师兄说:“等我今后有钱,元婴丹我吃一瓶,倒一瓶!”后来,他师兄为他打开宝库,这些年来已经给他攒了10万斤天阶灵丹作为家底。年轻时,他们风餐露宿,居无定所。等他遇到他师兄后,他听到一句传言。天下灵脉共十分,温朝夕一人占八分,天下人共分两分。一句话简介:老头好,老头妙,老头有低保。

《胥朝起温朝夕》精彩内容

世间极南之地是一片海,海上有仙山,仙山之上伫立着二十七境第一宗门,映天宗。

一仙人踩着石阶而上,周围云雾因他的到来而退去。

石阶看似平平无奇,可若是它悬在万里高空呢?

从远处看,石阶如一条细线,它好似在空中无端生出并向天上长去,直至连上与天同高的仙宫。

石梯对于广阔的天空显得十分渺小,而梯上仙人更像一个行动缓慢的墨点。

仙人名伏玄道,他一步步向上走去,眼皮未抬,从始至终凝视着石阶上的纹路。

周围云雾渐渐少了,石阶两旁不再是万丈高空,而是多了些土壤,土壤上也长出了些小花草。

伏玄道气息更是收敛,洞真修为的他似乎与凡人无二。

他继续向上走,周围土壤愈发多,灵气也愈发浓郁。

水流声越来越大,微风袭来,他听到了树叶的声音,几片花瓣落于他脚下,他未踩而是绕过花瓣。

近万年了,莫说是仙宫中的落英,即便是一粒尘也不是他能动的。

就在他继续向上时,附近的动静却让他停住。

他侧过头向那处瞥去,仅是一眼便让他眉心一跳。

只见离他十丈处,那原本是一片紫色花丛。可是仙宫哪有凡花?那紫花亦然,它本名缚寒花,千年生一朵,用其炼丹服下,自此不惧世间万火。

如此宝贝之物,本开得正艳,可此时却被压倒一片。

红衣躺入其中,一双肤白如雪的小腿伸出来懒洋洋地搭在花上,紫色花汁在腿上晕染。

伏玄道呆在原地,脑瓜嗡嗡,陷入了沉默。

青年躺了一会儿,应是不舒服,这才扶着腰坐起。不出意外,他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仙人。

青年双眸肉眼可见地亮了起来,他急忙站起,脚又踩到了周围世间罕见的花。

伏玄道心一抽,感到丝丝钝疼。

青年目光透着新鲜,他往过赶时,也察觉到了仙人的修为。

青年修为低,他虽猜不到仙人是何境界,但光凭感觉,也能判断出对方应是世间大能。

于是他一到伏玄道面前,便微微躬身。

伏玄道扶住了他,他俯视少年,盯着未束的柔发,道:“你……可是刚来此的小道童?”

“啊?”青年眨了眨眼,看起来有些懵。

伏玄道轻叹,松开了手重新走回石阶。

临走时他又看了青年一眼,“掌门不喜人披头散发,不尊规矩。”

说着,他向下看到了青年的红衣,“映天宗弟子主着玄色。”

他已提醒至此,今后如何,全看这小道童的悟性了。

他踩上石阶,墨色衣尾摇曳,一层层云雾散开,直至临近仙宫时,他又向下回望一眼。

小道童终于不踩花了,他原地琢磨了一会儿,于是挽起裤腿下小水谭摸鱼去了。

伏玄道:……

好了,没救了。

——

主殿门外,伏玄道望着脚下的冷玉石板,整衣冠,随后行大礼。

“十六代弟子伏玄道拜见师祖。”

他的视野渐渐向下,离地面越来越近。殿门却在渐渐拔高,整座大殿如望不到顶的山峦。

冷气在周围游荡,伏玄道觉得喘息有些困难,似乎灵气被人抽走。

他向前望了一眼殿门,眼前逐渐发黑,他好像看到了一参天巨物。

时间仿佛不存在世上,或许是一瞬,或许是百年,他终于听到了声音。

“进来。”

伏玄道闭上眼,心跳渐渐平息,他推门走进。

殿内偏暗又空旷,他一步一步,极为守礼。

等走到珠帘前的蒲团时,他先是行礼,然后跪坐拱手。

“弟子十年未来拜见,不知师祖安好?”

“尚好。”声音没有起伏,也听不出年龄。但在他开口时,伏玄道却感受到了沧海桑田,大道万千,似乎有一缕光从他眼中直入心中。

“弟子受教了。”伏玄道再次俯身。

珠帘后传出沏茶声,水雾袅袅,茶香四溢。伏玄道一闻味道,便知这是绝世好茶。即便是他这等修为,喝一口也能升一个境界。

帘后人沏了一杯,又沏了一杯,连沏五杯才停下,茶香味铺满整个殿内。

伏玄道神态却敛了敛,万年了,一般都是由师祖身边的小道童沏茶,师祖很少动手,可如今……

师祖身边一般也就一两人,如今师祖身旁未有道童,想必整座仙宫也只剩下路上所遇的红衣小道童一人了。

现在本是该沏茶的时候,唯一小道童却出去玩了。

伏玄道有些无奈。

想到来此正事,伏玄道低头恭敬道:“师祖,再过一年,便是二十七境弟子大比。承洲是我宗少宗,他才能不浅,应会为我宗争光。”

“善。”

伏玄道颔首,指腹磨拭腿下蒲团,思量片刻,微微抬头道:“五日前,东中下境境主感知师祖降临,甚为惶恐,特赶来映天宗求弟子代为询问。若非师祖,恕他冒犯。若为师祖,东中下境境主愿倾尽所有为师祖解忧。”

帘后人沏茶的手微顿又恢复正常,他语气很平静。

“我寻回了我丢失已久的至宝。”

伏玄道停住,指尖微颤。

纵使是满仙宫珍宝师祖也是当杂草看,若说至宝,这该是怎样一件震天撼地的巨宝?

他正想试探着询问,却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尚未求见便闯入殿中。

来人未穿鞋,湿润的脚掌踩上干净的暗色石板留下脚印。他裤腿湿哒哒,淌了一地水。

他看到伏玄道,惊奇道:“仙人竟也在这儿?”

伏玄道抬头,各色花汁仍在青年脸上,他费力抱着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鱼儿费力挣扎,熟悉的鳞片让伏玄道一眼便认出这鱼有龙的血脉。

他嘴唇喃喃,余光扫向珠帘,心中一紧,凉气“噌噌”往脑子里钻。

他有些虚脱,青年却抱鱼直接闯入珠帘。

“今日吃鱼可好?”

伏玄道:……

他唇色发白看向帘后,他看到了师祖的身影。

只见那向来不苟言笑的人此时竟挽起袖子拎起了青年手中的鱼。

他端详着鱼,看了片刻,开口道:“鱼老了,此鱼一老便刺多。”

青年蔫了。

伏玄道:……

青年无精打采取回鱼道:“我今天本来想露一手,没想到……”

帘后人笑了,他抬手摘去青年头顶的落叶,又摸着青年的脑袋。

青年看有人在,他低头端起桌上的茶杯来掩饰自己的脸红。

若是旁人听到师兄笑,肯定以为是安慰。只是他知道,师兄是在真笑他。原因无他,无非是他刚才说“自己要露一手”

他不过是不会做饭,从小到大没做成过一次,每顿饭都是师兄做而已,有什么好笑的?!

今日玩得有些野,胥朝起早就渴了。看到桌上倒好的茶,他端起一饮而尽。这是这茶杯略小,他一口气喝了四杯半才够。

伏玄道不笨,这恰到好处的五杯茶、师祖对青年的宠溺足以看出青年的身份并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只是……

伏玄道有些晕,万年了,莫说师祖对人如此之好,即便是一句话,师祖也不愿多说。

这眼前一切怎就不真实?

许是他入了魔,此时还未走出幻境。

就在他浑浑噩噩,站立不稳时,师祖终于分出心神,对他说了真相。

“他是我师弟。”

师弟?是何人?

师祖乃一代弟子,师兄弟皆是万年前之人。除了一人赫赫有名……

伏玄道瞳孔骤缩,手掌攥了攥。他站起身行礼,声音喑哑,恭敬地问:“可是胥师祖?”

那人姓胥,世间只有少数人知道,他便是其中一人。

青年闻言转头隔着珠帘看他,眼神带着惊讶,“你怎知我姓胥?诶,我竟成师祖了?”

对方仍是青年神态,好似这万年光阴从未流走一样。但伏玄道知道,传说中的胥师祖已死万年了。

他知这其中藏着玄机,在与二位说过话后,得到师祖应允,他便离去了。

伏玄道走出主殿,殿外天色渐暗,他耳畔回响着师祖所说的“至宝”二字。

至宝是什么已不言而喻。

“真是至宝……”他低头无声轻喃。

数年来的一切在他脑海中明暗交替,无数场景划过。

仙人执长剑,斩万仙,灭山河。

二十七境主跪下认错,“我不该……不该动他骨灰……”

回应他的是挫骨扬灰,魂飞魄散。

自此,这二十七境便易了主。纵使仙人仍是映天宗掌门,二十七境却称臣于他。

近万年来,无人敢提一个“胥”字,否则……否则那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查看全文

《胥朝起温朝夕》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18017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