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华徐生 灵山没有神明完结版在线阅读

灵山没有神明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琼华徐生的小说名叫做灵山没有神明,本书是猫日所创作的玄幻类型的文章。整篇文章描写乞巧节,全镇百姓一夜间横死街头。我被爹娘死死护在身下得以苟活。天上,杀死所有人的罪魁祸首捏着貌美女子的下巴,薄唇轻启:「还逃吗?」眼前,满脸血污的阿娘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对我无声张口。「逃……快逃……」后来,我爬山灵山,屠尽神明。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仙人跪伏在我脚下浑身颤抖。「求您,让她离开。」我一剑斩断她头颅:「离开?满腔私爱者,不配为神。」

《灵山没有神明》精彩内容

1

乞巧节,全镇百姓一夜间横死街头。

我被爹娘死死护在身下得以苟活。

天上,杀死所有人的罪魁祸首捏着貌美女子的下巴,薄唇轻启:「还逃吗?」

眼前,满脸血污的阿娘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对我无声张口。

「逃……快逃……」

后来,我爬山灵山,屠尽神明。

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仙人跪伏在我脚下浑身颤抖。

「求您,让她离开。」

我一剑斩断她头颅:「离开?满腔私爱者,不配为神。」

1

远在青岭镇的人都知道。

当今圣上勤政爱民,皇后大度贤明,两人鹣鲽情深,是世间少有的明君贤后。

在皇帝屠了全镇百姓之前,我对此深信不疑。

冰冷的雨夹杂着泥土气和血腥味滴落在青岭镇数千人断肢残躯上。

风声呜咽,似数千冤魂在泣血悲鸣。

闭眼时,阿娘染血的面孔再次浮现。

她压在我身上死命地捂着我的嘴,嘴唇一张一合却发不出声音。

我读懂了,阿娘让我「快逃」。

可是阿娘,我能逃到哪里?

「还逃吗?」一道隐含怒意的声音盖过了阿娘无声的呼救。

「我跟你回去就是了,你怎么搞这么大的阵仗。」含嗔带怨的女子娇娇柔柔地伏在年轻帝王的胸膛前,明眸流转,红唇微勾,说不清的妩媚撩人。

那女子螓首蛾眉,身姿绰约,恍如神妃仙子,半推半就地与帝王相携离去。

空荡的街上只留下一句「处理干净」。

爹娘死死将我压在身下,让我躲过了羽林军的尖刀利箭,侥幸苟活。

饶是如此,琼华赶来时,我也濒临极限,只剩下一口气。

街上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断臂残肢,阿青哥的头颅就滚落在帝王脚下,只因他挡了帝王的寻妻路便被一刀削去了脑袋。

我们遭此惨祸,只因皇后一时赌气离宫逃到这里,所以深情的帝王要血祭全镇的人来平息爱人逃离的怒火。

皇后看到了帝王的情深意重,眉眼含春地起驾回宫。

一切归于寂静,除了鸟鸣和虫呓,就只有雨水击打在砖瓦上,顺着屋檐滴在残尸上发出的沉闷响声。

我守着爹娘僵硬发凉的尸身,看着满地血迹凝结又被冲刷,百思不得其解。

为何我们忠心供养的帝后如此昏聩,视人命为草芥,任意屠戮他的子民。

体力不支晕倒前,我终于明白。

原来我们普通人的生死,只是他们爱情的助燃剂。

2

「阿爹!阿娘!」我惨叫着睁开了眼。

只见一女子正在为我疗伤换药,她修长如玉的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

她身量苗条,气质出尘,素白的面纱遮去了容颜,只剩一双空洞麻木的眼睛露在外边。

见我盯着她,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素手揭开面纱。

纵横交错的丑陋疤痕布满了她的脸颊,伤口皮肉翻滚,宛如地狱里逃出的恶鬼。

「我是琼华,当今圣上的明贵妃。」她眉眼一片冰凉,声音缥渺。

「你为何在这里?帝王如此深情,怎么倒舍得让你流落此处?明贵妃!」我对皇室中人带有滔天恨意,开口讥刺。

琼华苦笑了一下,叹息着摇头:

「我已不是贵妃,只是个孤魂野鬼罢了。」

3

她告诉我,她本是太傅嫡女,早早和青梅竹马订下婚约,只待对方孝期一过,便可成婚。

可前不久帝后失和,为了让皇后主动服软,他纳了琼华为妃,以此来刺激皇后。

谁知皇后无法容忍帝王的背叛,大怒之下逃离皇宫,一路南下到了青岭镇。

皇帝为博美人消气,千里追妻,屠杀青岭镇数千口人,扬长而去。

回宫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处理了多余的琼华。

他将琼华贬为庶人,又命人划花了她的脸丢入万蛇窟。

众蛇缠绕,吞没了琼华的生机。

她被众蛇撕咬而死,尸体被草席一卷丢入乱葬岗。

皇帝下令不准任何人替她收尸,要让天下万民看看破坏帝后感情的下场。

琼华全族以及她青梅竹马所在的何家也被扣上了莫须有的通敌罪名,成年男子一律斩首,女眷儿童没入教坊司和军营。

琼华死后,恨意撑着她魂魄不散,怨气化为实体,游荡人间。

我皱紧了眉头,心底一片冰凉:

「你实在无辜,那你今后打算如何?」

琼华冷笑不已,刚刚还麻木呆滞的眼眸迸发出刻骨恨意:

「我去找他们两个!」

「我要去问一问,我做错了什么,要无辜被虐杀。」

「他们两人情深似海,又何必毁我姻缘!既毁了我,又何必对我亲族赶尽杀绝!」

「难道只因他是帝王,便可以不顾礼法视人命为草荠,为所欲为吗!」

她呼吸起伏不定,带着凄凉的呜咽,透露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怒和绝望。

「我尝试去找他们索命,可一靠近他们,就有一股无形的威压将我弹开,我始终无法接近他们。」

「我不甘心,一次次地冲撞那股结界,几近魂飞魄散。」她一度哽咽,说不出话。

「一个游鬼不忍看到我自寻死路便告诉我。」

「帝后二人乃是清渺神女,若虚上仙下凡历练,自有天道庇佑。我若想复仇,那得先成仙。」

「成仙!那得翻越蓬莱灵山,用灵泉水洗筋伐髓才能获得仙骨,千百年来,多少能人异士有去无回,何况我这由怨气滋生出来的鬼?我一个怨鬼,一踏入灵山就会被炼化。」

我看着被恨意支配的琼华开口:

「所以你救我,是想让我去灵山,为你复仇?」

「好,我去。」

即便琼华不开口,我也会拼死为我青岭镇百姓求个公道,琼华此举,正合我意。

「我救你诚然是为了复仇,但也是心生不忍。」她平复了情绪,认真又笃定地看着我。

「青岭镇百姓何辜,只余你一人独活。只要这二人还在,此等惨祸必会层出不穷。我既无法杀了他们,便尽绵薄之力去救助那些被屠戮的百姓。哪怕千人中只存活一人。」琼华眼中含泪,神情激切。

我微微仰头看着她:

「你去安天下万民,那我便去为万民争得一线生机,为百姓求一个公道!」

琼华眸底划过一抹惊讶:「你叫什么名字?」

「宝珠,骆宝珠。」

「宝珠,你大胆往前走,我会助你登上灵山。」

4

蓬莱灵山乃是海上仙山。

欲登此山,需得乘船渡过茫茫大海。

海上凶险万分,我哀求了很久,也没有船家愿意载我前往。

心灰意冷之际,一青年男子朗声道:

「姑娘,上船!我来载你去蓬莱。」

细问之下得知,他叫徐生,他有不得不登上灵山的理由。

为此,他耗尽家财,组建了一支船队。

我们在苍茫大海前行了半年有余,见惯了乌云压境,壮阔,神秘,汹涌的海浪击打着伶仃的船只,发出愤怒的巨响。

海面汹涌澎湃成一块一望无际的巨幕,似乎随时要吞噬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渺小人类。

船上,不断有人被海浪卷走丧生。

一天,忽见远方迷蒙云雾之中光华环绕,显出层叠山峦。

「到了!到了!」众人欢呼不已。

紧绷了数月的心弦,霎时放松。

蓬莱灵山陡峭峥嵘,云烟笼罩,庄严威武。

灵山周围布满了坚实的结界,似一道天堑隔开了仙凡两界。

山脚下,除了徐生的船队,更有来自九州四岛的大小船队,人头攒动。

蓬莱灵山前路坎坷,我们结伴而行。

不过一月光景,竟死伤大半,我与徐生也被冲散。

有畏惧前路艰险,半途而废者被结界绞杀,更有潜藏在暗处的山野精怪对我们虎视眈眈。

我靠着琼华输送给我念力,咬牙前行。

琼华去拯救惨祸中的幸存者,安抚亡魂。

百姓视她为神灵,自愿将魂魄赠予她,以求来日琼华为惨死的他们讨个公道。

她将这些魂魄凝聚为念力输送给我,助我登上灵山。

那些念力,有愤怒,有不甘,带着一个个枉死者的怨恨,却在我危在旦夕之时,奋不顾身地替我抵挡伤害。

可即便有琼华和百姓护我,我仍是时常挨饿受冻,遭受各种各样的危险伤害。

然而比起肉体的痛苦,更为可怕的是人性。

5

蓬莱,山高谷深,参木深绿,风吹过,传来簌簌声响。

宁静怡人的表象之下,险象环生。

我们带的干粮早已吃尽,为了活着走下去,打猎,采摘,无所不用其极,更有甚者同类相食。

食人充饥的惨事一路上我见了不少。

同行中有一看不出年纪的女子。

她消瘦得厉害,两颊深陷。

她的眼神阴沉诡谲,苍白如纸的脸庞显得有些鬼魅。

她不曾进食,也不曾休息,日夜不停地向着山顶走去,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得她停眸凝视。

一开始,她便将众人远远甩在身后。

可在山腰的隐秘草丛里,我发现了浑身伤口奄奄一息的她。

这样危机四伏的山野,她浑身的血腥气极易引来猛兽。

我肩负着复仇的重任,不能为她停留。

但我还是犹豫着停下了,帮她简单处理一下伤口。

她眼眸微张,金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褴褛的衣衫下血污布满她的皮肤,她似乎也毫不在意。

6

她眉头微皱,挣扎着坐起,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

「你不必白费力气。我的心脉已被贯穿,你做这些只是无用功罢了。」

我望着她灰白颓然的神色,心知她已是强弩之末,便停下了动作:

「谁伤了你?」

她大喘了一口气,虚弱地说道:

「我不知道,或许是某位帝王派来的使臣。他们没有吃的了,便打算猎杀我。」

「可惜,被我逃了。」

她告诉我,她本是狻猊后代,居住在岱余。

到她这里,狻猊的血脉已经很稀薄了。

所以她的孩子出生后便先天不足。

为了让孩子平安长大,她奔波于各灵山异岛寻找天材地宝为她孩子修补灵脉。

三年前,她再次外出寻找疗伤药材。回家后,孩子不知所踪。

多方探求才得知,皇帝为博皇后欢心,下令广搜天下异兽。她的孩子,正是被皇帝所抓。

她前去皇宫讨要孩子,只得到了一个皮质小鼓。

「这小兽,野性难驯,还如此丑陋,不如剥了它的皮做成鼓。」皇后依偎在皇帝怀里,娇俏地开口。

「你若喜欢,都依你。」年轻的帝王捏着她的鼻子,万般宠溺。

两人嬉笑打趣,爱意涌动,而一头失去了母亲庇护的幼兽便被剥皮抽筋,了结了生命。

女子美艳的眼里透出凌厉杀意:

「可怜我儿,遭此祸事。我精心温养它数年,只得到了一副血淋淋的尸骨和一个小鼓。」

「我登时催动妖力就要杀了他们。」

「可笑,可笑!这样卑劣之人竟是天上仙子,受天道庇佑!我被反噬,妖力消散大半。」

「天地孕育万物,为何天道只庇佑仙,不曾垂怜我狻猊一族!」

「上天待我不公!我就要来这里讨个公道!」

言谈之间牵动了伤口,顿时,女子唇边涌出大股鲜血。

她冷汗淋漓,浑身打颤。

执念撑着她在灵山一步一步走到如今。

但妖力消散,又遭此重伤,她只能走到这里了。

她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莹润的珠子,摩挲了很久才恋恋不舍地递给我。

「姑娘,这是我儿魂魄凝结起来的。若你到了仙界,求你。求你帮我找到转生莲,将它放进去。求你,再给我儿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胸前的伤口洇出大片血迹,她已经开始涣散的眼里涌出一行热泪。

7

我收下了珠子,那个女子不甘地咽了气。

继续向山顶走去,越靠近山顶,结界威压越强。

许多人受不住这股压力,七窍流血而死。

最后,只剩下我与一位故人——徐生。

他的船员早已丧生,只留他一人苦苦支撑至今。

天道告诉我们,只有一人可以登上灵山。

在前往蓬莱的路上,我曾帮与徐生互相帮助,他是为数不多我可以信任的人。

但这一次,天道让我们互相残杀。

徐生的衣袍早已破烂不堪,佩剑也已锈迹斑斑,腰间挂的玉佩依稀可以辨认出丹云二字。

徐生是个修士,修行百年,已达筑基。

而我只是依靠琼华输送给我的念力苦撑至今。

他比我强,他若出手,我必死路一条。

然而徐生并没有对我动手,反而温声问我:

「你为何要去仙界?」

「我去诛仙,为万民争得一线生机。」

查看全文

《灵山没有神明》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专题
热门小说榜
  • 1 艳阳高照

    1艳阳高照

    言安| 都市

    哥哥贪恋赌球,偷走并输光我辛苦攒下的2万学费。母亲却维护哥哥...

  • 2 老公用假工资条骗我七年

    2老公用假工资条骗我七年

    言安| 重生

    老公用假工资骗我七年,5万说成5千。再给我4千,作为全家5口...

  • 3 我有一个哑巴姐姐

    3我有一个哑巴姐姐

    言安| 都市

    我不喜欢我姐。她是个哑巴,脑子还有问题。村里人都不喜欢她,总...

  • 4 藏在聋哑女床底的杀人狂

    4藏在聋哑女床底的杀人狂

    言安| 现情

    我自幼聋哑,生活中有诸多不便。连洗澡时没拿内衣,都只能发消息...

  • 5 长公主心有所属

    5长公主心有所属

    言安| 古言

    一别三年,未婚夫找了个替身,还让我多多关照她。“芊芊是个好姑...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18017147号